页面载入中...

当前位置: 古诗词大全 > 唐诗大全正文

经典外国情诗

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泰戈尔写的,或是他只写了几句,后面的是别人加的。
http://youa.baidu.com/item/38e30d47581e30377a0ee700
你在这儿看看吧,或是买一本儿
《罗雷莱》海涅
《当你老了》叶芝
《我曾经爱过你》普希金
太多了,你搜搜名字吧,拜伦、华兹华斯、莎士比亚等等太多了。
我觉得你应该看看拉丁美洲的精神女王——米斯特拉尔写的情诗,本人觉得国外的情诗里还是泰戈尔写的最好,叶芝自己都说在泰戈尔至为清新优美的诗篇面前我们就像原始的野人一样。

征集西方爱情诗,越多越好,歌德,普希金,泰戈尔,都行,总之越多越好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泰戈尔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而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而是明明无法抵挡这一股气息却还得装做毫不在意。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树与树的距离,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树枝无法相依,而是相互了望的星星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星星之间的轨迹,而是纵然轨迹交辉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转瞬间便无处寻觅,而是尚未相遇便注定无法相聚。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鱼与飞鸟的距离,一个在天一个却深在海底..........

我想起你,每当太阳从大海上 辉煌照耀;
我想起你,每当月亮在泉水中 抖动彩笔。
我看到你,每当在大路的远方 扬起灰尘:
每当深夜,浪游者在山间小路 哆嗦战栗。
我听见你,每当大海掀起狂涛 发出咆哮;
在沉静的林苑中,我常去倾听万籁俱寂。
我伴着你,即使你在天涯海角,犹如身边!
太阳西沉,星星很快将照耀我。
呵,愿你也在这里!

〈爱人的近旁〉,德国·歌德

我曾经爱过你

我曾经爱过你:爱情,也许
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我既忍受着羞怯,又忍受着嫉妒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 另一个人也会象我爱你一样。

(俄)普希金

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
致凯恩
(俄)普希金
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
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
犹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犹如纯洁至美的精灵

在那无望的忧愁的折磨中
在那喧闹的浮华生活的困扰中
我的耳边长久地响着你那温柔的声音
我还在睡梦中见到你那可爱的倩影

许多年代过去了
暴风骤雨般的激烈
驱散了往日的梦想
于是我忘却了你温柔的声音
还有你那天仙般的倩影

在穷乡僻壤
在囚禁的阴暗生活中
我的日子就那样静静地消逝
没有倾心的人
没有诗的灵感
没有眼泪
没有生命
也没有爱情

如今心灵已经开始苏醒
这时候在我的面前又重新出现了你
犹如昙花一现的幻影
犹如纯洁之美的精灵

我的心在狂喜中跳跃
心中的一切又重新苏醒
有了倾心的人
有了诗的灵感
有了生命
有了眼泪
也有了爱情

献给M的情诗
(俄)普希金
啊,心房如果不曾燃过爱的火焰,
瞧她一眼——就会了解爱的情感。
啊,心灵如果已经变得冰冷严寒,
瞧她一眼——就会重新萌发爱恋。

被你那缠绵悱恻的梦想
(俄)普希金
被你那缠绵悱恻的梦想
随心所欲选中的人多么幸福,
他的目光主宰着你,在他面前
你不加掩饰地为爱情心神恍惚;
然而那默默地、充满忌妒地
聆听你的自白的人又多么凄楚。
他心里燃烧着爱情的火焰,
却低垂着那颗沉重的头颅。

当我紧紧拥抱着
(俄)普希金
当我紧紧拥抱着
你的苗条的身躯,
兴奋地向你倾诉
温柔的爱的话语,
你却默然,从我的怀里
挣脱出柔软的身躯。
亲爱的人儿,你对我
报以不信任的微笑;
负心的可悲的流言,
你却总是忘不掉,
你漠然地听我说话,
既不动心,也不在意……
我诅咒青年时代
那些讨厌的恶作剧:
在夜阑人静的花园里
多少次的约人相聚。
我诅咒那调情的细语,
那弦外之音的诗句,
那轻信的姑娘们的眷恋,
她们的泪水,迟来的幽怨。

我的名字对你能意味什么
(俄)普希金
我的名字对你能意味什么?
它将死去,象溅在遥远的岸上
那海浪的凄凉的声音,
像是夜晚的森林的回响。

在这留作纪念的册页上,
它留下的是死沉沉的痕迹,
就仿佛墓碑上的一些花纹,
记载着人们所不懂的言语。

它说些什么?早就遗忘了
在新鲜的骚扰和激动里,
对你的心灵,它不能显示
一种纯洁的、柔情的回忆。

然而,在孤独而凄凉之日,
你会抑郁地念出我的姓名;
你会说,有人在怀念我,
在世上,我还活在你的心灵……

给她
(俄)普希金

爱尔薇娜,可爱的人儿!来吧,把手伸给我,我憔悴了,请斩断这沉重的生活的梦;

告诉我,我能否再见到,是否长久的别离命运就这样为我注定?

难道我们永远再不能互相见上一面?或者永远的黑暗将笼罩我未来的岁月?

难道晨光永远再不会碰见我们在爱情的怀抱中欢悦?

爱尔薇娜!为什么在夜深人静时刻我不能兴奋地把你搂在怀里,

为什么我郁郁多情的眼睛不能望着亲爱的并且因激情而颤栗?

为什么我不能在无言的快乐和狂放的幸福中倾听你甜蜜的絮语和低微的呻吟,

并且静静地在平和的幽暗中睡在爱人身边等待醒来时的欢情?

情人的话
(俄)普希金

我听丽拉在钢琴边歌唱;她那美妙,娇慵的歌声

以迷人的忧郁爱抚我们,犹如夜晚微风的轻扬。

我的眼泪不禁潸潸而下,我告诉可爱的歌唱家:

“你凄婉的歌声虽然迷人,但是我情人的话

比你丽拉温柔的歌声更动听。”

我爱过你
(俄)普希金

我爱过你:也许,这爱情的火焰还没有完全在我心里止熄;

可是,让这爱情别再使你忧烦——我不愿有什么引起你的悒郁。

我默默地、无望地爱着你,我爱你爱得那么温存,那么专一;

呵,但愿别人爱着你,和我一样。

给娜塔莎
(俄)普希金

美丽的夏日枯萎了,枯萎了,
明媚的日子正在飞逝;
夜晚升起的潮湿的浓雾
正在昏睡的阴影中飞驰;
肥沃的土地上庄稼收割了,
嬉闹的溪流已变得寒冷了,
葱茏的树林披上了白发,
天穹也变得灰暗、朦胧。

娜塔莎我的心上人!你现在在哪里?
为什么谁也看不见你的倩影?
难道你不愿意和心上的人儿
共享着仅有的短暂的光阴?

无论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
无论在芬芳的菩提树阴里,
无论是早晨无论是夜晚,
我都看不见你的踪迹。

冬天的严寒很快很快
就要把树林和田野造访;
熊熊的炉火很快就要把
烟雾腾腾的小屋照亮;
我呀看不见这迷人的少女,
独自在家里暗暗的悲伤,
像一只关在笼子里的黄雀,
只把我的娜塔莎怀想。
和把娜塔莎不断回想。

秋天的早晨
(俄)普希金
一阵音浪,田野的萧瑟秋声,
便充满了我孤独幽静的卧室;
我最后一场梦中看到的情景,
已带着我情人的倩影飞逝。
天上的夜色已经褪尽,
曙光升起,闪出淡淡的白日。
我的周围荒凉而凄清.......
她已走了.......我到岸边,
她在明朗的傍晚常在那里流连,
在河边,在绿茵的草地,
我已找不见她美丽的脚
留下的依稀可辨的足迹。
我在树林深处徘徊、沉思,
念着我最心爱人的名字;
我呼唤她——凄凉的空谷回音
也呼唤着她,向远处隐去,
我走向小河,充满了幻想;
清清的河水在慢慢地流淌,
波光已不再闪动她难忘的形象。
她走了!......在甜蜜的阳春
来到之前,我告别了幸福和心上人。
秋天已经用它寒冷的双手
剥光了白桦和菩提树的顶。
它在那树林的枯枝间喧嚷,
在那里,黄叶飞舞日夜不停。
寒雾锁住了冰冷的波浪,
不时传来阵阵秋风的啸声。
田野、山岗和熟悉的树林!
你们守护着神圣的幽静,
亲眼看见我的悲伤和欢欣,
我要忘掉你们.....直到春天来临!

理智和爱情
(俄)普希金
年轻的达尼斯追逐着多丽达,
“停一停!美人,停一停!”他喊她,
“你说:‘我爱’,我就不再追你,
我以维纳斯的名义向你起誓!”
理智说:“你别作声,别作声!”
狡猾的爱神教她们:“你称我的心!”

“你称我的心”牧女重复了一遍,
他们的心就燃起了爱情的火焰,
于是达尼斯跪在美人儿的脚下,
而多丽达也垂下了她热情的眼。
“跑吧!跑吧!”理智直向她重复,
“留下!”狡猾的爱神却这样叮嘱。

她留下了。牧童微微颤抖,
幸福地握住她的手。
他说:“你瞧,那边有一对鸽子:
在菩提树荫下拥抱在一起!”
“跑吧!跑吧!”理智又向她重复,
“学他们的样!”爱神却这样叮嘱。

于是美人儿热情地嘴唇,
泛出一个温柔的微笑,
而她的眼睛也脉脉含情,
她倒入了爱人的怀抱.....
“说你幸福!”爱神悄悄对她说,
而理智呢?理智已经沉默。

《经典外国情诗》:等您翻牌子呢!

发表评论